首页 红河新闻 外地 爱看 娱乐 焦点 科普 文化 要闻 汽车 旅游 服务 曝光

电视剧也不敢这么写!P2P员工复盘老板跑路前的“诡异72小时”

更新时间:2018-08-03 00:29:02 来源: 红河新闻网
点击数:2

  在暴雷的P2P平台中,永利宝的规模并不显眼,只是,过程颇具戏剧性。

  7月16日下午5点,官方微博出现“请各位投资人报警维权”的信息,“官微让客户报警抓老板”的情节,引起关注。

永利宝微博及手机APP推送消息

  永利宝创建于2013年9月,在上海一度规模排名第六。截止事发,平台累计交易额76.06亿,赚取收益2.07亿,用户89.16万人。

  公司创始人余刚毕业于复旦大学,曾任中国平安投资副总裁;高管张玉丰曾供职于新浪微博、百度等公司,暴雷前的7月5日,张本人参加了“正前方黎明——网贷行业正发声”的行业自律发展倡议活动,宣称“拥抱合规,践行普惠”。

  16日一早,永利宝员工发现,创始人余刚、张玉丰、关联平台火理财CEO刘玉成、总经理吴华消失,至今保持失联状态,据称,最后一次曾在香港出现。当日下午,所有员工遭遣散,高管前往派出所报警,17日发布清盘公告,迄今未有新进展。

永利宝官方微博

  宣布清盘后,21世纪商业评论采访了永利宝的内部员工,还原了暴雷前公司内部状态,特别是事发前72小时的情况。以下为员工自述:

  奇怪的融资

  回想起来,我们最初感觉苗头不对,是6月的融资。

  6月初,接到即将融资的消息,听说投资方是做农业的,老板进了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排在200多名,官网内容很清楚,我们挺高兴,开始做筹备工作。

  当时说,6月15日要办签约发布会。

  几天后,我们准备好材料交给领导,领导却说,投资方不是这家公司,是“聚富智胜”。后来传言,公司内部的一位高管牵线的,该高管在金融办没有备案,在火理财内部充当CFO的角色。我们查不到聚富智胜的官网,新闻也检索不到,感觉有点奇怪。

  原定15号的发布会也延期了,一直延到7月2日,领导说,不要公布融资信息。融资后,永利宝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更,听说聚富智胜持股70%。我们认为,信息披露后,一定会有人来问,还是通过一些渠道发布了消息。

  签约仪式7月2日举行,在公司内的活动室,15分钟草草了事,仪式不对外,没有邀请媒体参加。领导没说具体融资金额,只告诉我们是数千万级。7月3日,官微推送了融资消息,很多同事事前都不知道,看了微信才知道。

  为什么不对外宣传?我们在民营企业,老板一言堂,不让宣传,也就服从了。

  融资后,感觉事情开始不太对。有一次,和一些同事聊天,怀疑会有发假标的事,大概意思是,以前公司没发过假标,那时起可能有了变化。

  6月26日,张玉丰主持开了一场全员大会,暴雷的平台已经很多了,召集全员开会,有稳定军心的感觉。开会主要“画饼”,没有实质内容,张玉丰说,金融办表扬我们做得好,运营合规,如果拿到备案,永利宝就是互联网银行了。

  我听着感觉挺假,跟实际情况不一样,当时没想太多,以为他要鼓舞士气,说些假大空的话。

  同事们没想到永利宝会暴雷,想到“火理财”可能会暴,就考虑自己的投资撤出来,但是,火理财高管分析说,不会暴,平台不大,最差就是良性清盘,回想起来是有迷惑性的。

  可疑的合并

  暴雷前的上个周五,张玉丰一早就召集高管开会,宣布我们要和“火理财”合并运营。他讲了两个理由:一是火理财已在崇明区确定备案,永利宝需要备案的资质;二是火理财没有银行存款,永利宝有,合并可以补充资源。

  我们听了很担心。

  2017年刚把火理财卖出去,一直强调两个平台独立运营,没有股权关系,现在要合并,容易引起投资人的怀疑,没有存款的理由也会造成恐慌。何况,6月初,火理财刚刚接受名天汽车投资,6月底永利宝又获聚富智胜投资,合并后股权怎么解决?这些都满是疑惑。

  当然,合并运营的决定由CEO和董事长决定,当天上午召集永利宝开会,下午召集火理财的高管开会,商讨合并运营的方案。

  周五当天还有两个细节。

  永利宝原定下周二举办企业开放日,为稳定民心,选了40位投资者前来参观,张玉丰亲自接待,客服准备好了所有工作,包括酒店、餐厅的桌位都已订好,公告也已发出。结果周五晚上,他临时通知我们,不出席企业开放日了。

  星期六,火理财在深圳有个用户见面会,董事长刘玉成和总经理吴华本没有说要去,当天临时通知,二人会去深圳参加见面会,但是不用员工帮忙订酒店,有朋友安排好了。后来,永利宝和火理财董事长、CEO先后失联后,传言说是余刚和张玉丰是先去了香港,我们也怀疑,周六刘玉成和吴华直接从深圳去了香港。

  因为合并运营的事,我们周六加了班,那天余刚和张玉丰都在上海,在办公室开会,后来,为聚富智胜牵线的那名火理财高管也来了,一起开会到很晚,现他也失联了。

  周六晚上,有人给余刚发邮件,询问第二天发布合并运营公告的事情,他在19:55用手机回说:“收到,我先看一下”。后来,有员工发现18:20左右,已有火理财的高管通知“合并的事儿暂缓”。这意味着,余刚回邮件时,合并的事已暂停了,他还在遮掩。

  周日,我们正式接到通知,合并运营的事暂缓,当天没有见到张玉丰和余刚。

  突发的跑路

  周一早上10点,张玉丰没来公司参加固定的例会。

  火理财的吴华也没到公司,当天上午,他的助理说要辞职,我们就怀疑公司出事了。有高管还安慰说,刚刚签好名天汽车和其他两家股东的增资协议,不会有问题。

  临近中午,同事间传消息说,余刚和张玉丰跑路了,打电话回来问几个高管,要不要一起跑?我们看到高管们召集各部门总监,开紧急会议,几个总监进进出出,都很紧张,脸比包公还黑,同事看着,猜到事态可能严重了。

  有名年轻同事的工位离会议室很近,大家撺掇他,说气氛不对,你去听听会议室有什么动静。

  后来,人事总监也进去开会,说明很糟糕了,因为只是运营出问题的话,人事总监不用出现,他开会大体两个可能性:一是公司挺不住了,要缩编减员;二是平台暴雷,所有员工要离职。

  中午1点左右,运营总监召集运营部全体开会,5分钟以后,消息出来了:所有人去办离职,然后回家,公司会去报案的,马上走,再不走来不及了。

  这时,大家才确定,永利宝真的暴雷了,余刚和张玉丰也真跑了。

  “马上走”有一个原因。之前,为让投资者放心,永利宝和火理财的办公区都有“天眼”监控摄像头,从App上,可实时看到公司的办公状态。开完会以后,“天眼”摄像头关了,投资人第一时间就会发现,可能要冲到公司来。为避免员工直接受冲击,就让尽快走。

  大家去人事办公室领取离职证明,来不及一个个写名字,人力资源的同事就复印了多份模板,盖了章,叫我们自己带走回去填。

  2点左右,大家开始大批离开办公室,时间很快,接近3点时,已有投资人冲到办公室了,员工差不多都走了,有些高管在,直接被骂得狗血喷头,但没听说有肢体冲突。后来,高管和投资人一起去报警了。

  5点时分,负责微博的小编发了“请各位投资人报警维权”,影响很广,运营部同事在App推送了董事长跑路的消息。开个玩笑,我们微博从来没收过这么多的评论。

  之后的事,我们就不是很清楚了,因为离职,一些权限上交了。后来,官网发布《永利宝平台主动清盘&良性退出公告》,不知道是谁发的,从文笔上看,“近五年来,永利宝平台呱呱坠地……风云突变、五雷轰顶”这种风格,像张玉丰本人写的。

  公告后来又从官网撤销了,谁上传、谁撤销的,我都不知道。

  员工的钱大部分没提出来,没想到这么快暴雷

  我自己没有买公司的产品,很多同事买了,运营部的员工几乎都买了,因为要熟悉业务,自己多少买一些。周一参加紧急会议一位中高层,也没有预知暴雷,自己80万投在永利宝,没想到也被坑了。

  身边有名年轻的小同事,90后,大概投了40万左右,一半是自己的积蓄,一半是家里人,她5月初买了3个月期限的产品,8月初就到期,网贷平台开始暴雷时,我劝她取出来,她不愿意,说马上就到期了。

  40万本金,到期大概上万的利息,结果全没了,后来看她给朋友打电话,一直哭。

  永利宝员工投的钱,大部分没提出来,真没想到这么快暴雷;火理财那边很奇怪,高管的钱听说几乎都提前取了,员工也撤了一部分,不过,我不知道详情。

  当初决定来永利宝工作,董事长余刚给我很大信心,他是上海人,学历背景好、家庭稳定,感觉是个低调且踏实做事的人,在公司里,余刚也是这样一个“人设”。有人不满张玉丰,对余刚印象很好,没想到他也会跑路。

  7月16日,我们撤离办公室的时候,有一名客服的小姑娘一直哭,说“对不起投资人”。她们直接面对投资者,并没想骗人,可间接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。

  我也一样,回想起来,有帮人做坏事的感觉。我们曾经说相信公司、相信运营能力,现在都没用,其实只取决于老板,而我们无法真正理解老板。

  至于个人的打算,应该会歇一歇,肯定不会再进P2P行业,可能去传统金融机构,也许彻底转行。P2P看不透、风险大,这一轮暴雷后,我认为,民间对于行业的信心很难再恢复,个人不太看好行业前景。

  

上一篇:首例!证监会派出机构对评估机构开罚单 对中介机构严查将成常态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声明:凡注来源“红河新闻网”字样的稿件,未经新文化报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转载,已授权转载的须注明来源为“红河新闻网”。
公司简介|报社简介|发行站点|联系我们|付费推广|网站地图|LOGO|黄页
新闻中心:红河新闻网人民大街新文化报社     运营中心:红河新闻网技术开发区锦河街
客服电话:456124     客服邮箱:25215@s4102.com    新闻热线:552545
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电话:6688948
Powerd by 红河新闻网 版权所有